茶文化

探村台州温岭 - 大黄坭村,山岙石屋人家,渔家古韵别样风情

作者:admin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2 04:21 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浙江台州,温岭市石塘镇西南部,大黄坭古村。

-屋顶

大黄坭,又写作大黄泥。村落的命名,与宗姓和地理有关。大黄坭村紧挨着小黄坭村,原与小黄坭合称为黄泥坎,后分为大、小黄坭。据传其地多黄泥,古有黄姓兄弟从闽地迁居于此,兄居其北,称大黄坭;弟居其南,称小黄坭。

黄姓一族聚集而居,渐渐形成村落。村落选址于温岭市石塘镇石苍岙北的山岙间,东负山,西濒箬苍滩,这确是一个聪明的选择。

作为一个濒海的渔村,海风常常并不温柔。而这里又地处台风带,是台风经常光顾的地方。于是,狂暴的风成为村民们必须面对的挑战。把村子建在山岙里,山岙两侧的山体,可减缓风力,村子相对来说就更安全。而相对风平浪静的山岙,也更适合渔港的建设,渔民们以渔为生,安家于此,可得地利之便。此外,山岙的地势也相对平坦,方便造房。更何况,山岙两侧常有山泉汇入,而水源可说是一个村落的命脉。

安全、方便与水源,山岙都占全了。自然而然地,也就成了慧眼识珠的渔民们安身立命的首选之地。

-甘泉井

沿着蜿蜒的石阶,慢慢地走进村落。最先引起注意的,是村口的一眼大石井。

这眼井,颇有些特别之处。平日所见的井,多为圆形的,它却是八角形的,井圈的砌筑方式也与其他地方有所不同。八块开出榫头的大石板互相插合,围成井圈,石板相当厚实,每一块都在10公分以上。井壁则呈圆形,用块石垒砌。

-甘泉井题刻

这口井的历史,被记录在井圈上,井名及造井的相关情况历历在目。最上一排横刻的,是村名“大黄坭”,中间竖刻的,是井名“甘泉井”,左右有落款。右款刻着井的生日:“民国三十六年”,并依稀可见“天旱”等字。左款刻捐助造井人等,有“井基黄显青助”等字样。民国三十六年(1947)入夏,温岭大旱,这口甘泉多少给村民带来了一丝希望。

往村落深处走去,一座座石屋迤逦展开。传统的石屋是木石结构,但是木头的柱、梁、枋、椽等都掩藏在墙体和屋顶里面,连门框和窗棂都习惯用石料制作。石头是房子的外衣,木头是房子的内衣。从外面看上去,就是纯粹的石头房子。一幢幢石屋手拉着手,肩挨着肩,厚实凝重,层层叠叠,与山海相融,宛如一幅古朴苍劲的图画。

-院墙

民居大多数没有雕饰,简单而朴素。石墙在岁月与风雨的洗礼下,泛出微黄的色泽,有着一股特殊的味道,温暖里带着点苍凉。更何况,不规则的墙面俨然是一幅天然的抽象画。无须装饰,也自有一种风韵。

-宅院

有钱人家则多了几分妆扮。大黄坭村597号附近,一处约有百岁的院落,当地人呼之为石板道地的,算是当年村中最亮眼的建筑了。

石砌外墙上,装饰着四四方方的绿釉花砖。花砖中心,是如意纹组成的通透的四瓣花朵,砖的四角,亦各饰一如意,把主人祈愿万事如意的心愿无声地述说。小小的绿釉花砖,与白色的石墙构成形、色、质的对比,画龙点睛般,一下子就提亮了墙面。正房的二楼上,有雕花的栏杆,雕出团寿、铜钱、蝙蝠等花样,房子就更美观了。院中的铺地,用的是考究厚重的石板,没有一定的财力,还真的置办不起。这份财力,给了当地人深刻的印象,就以“石板道地”称呼院落了。院落的一侧,还建有高高的石碉楼,护卫着家园。

-宅院

民居院落里充满了生活气息。

走进大黄坭村580号附近的一处合院,迎面就是开敞的天井,依着石墙,种着各色花草树木。充满生机的绿色,让古老的院落也焕发出新鲜的活力。人们喜欢在木柱间拴上绳子,晾晒衣物。水桶、碗罐、锅盆、斗笠在院子里随意散落着。

渔家人的生活,宁静而淳朴。青壮年们为着生活外出奔波去了,留下的多是老人妇女。推开一扇门,看到的往往的是一个老妇人清爽娟秀的脸庞,露出温煦和善的笑容。见人进来,不惊不乍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蓝布上衣,黑布裤子,一双黑色布鞋,一身过往岁月里的装束,告诉人们,现世红尘的种种,已经不能再诱惑惊扰她们。时尚不是她们的语言,她们固守着自己的传统,脑后盘得溜光滚圆的发髻上,插着簪子,缠着彩线,这可是从福建老祖宗那里传下来的呢。遇上喜庆日子,她们还会在发髻上插上鲜花。这样的老妇人,谁说不是一幅画!

-海螺香炉

屋檐下、廊柱上、石墙间,一个个白色的大海螺煞是引人注目。

它们仿佛是大海的耳朵,聆听着海潮涌动的声音。海螺里,密密匝匝地插着香。那一份虔诚的祈愿,安置在这最天然、最原生态的“香炉”里,别致极了,也妥帖极了。也许海螺作炉,只是渔民们的即兴发挥。但是,就是那么地巧,海螺也是佛教里的八种吉祥器物之一。佛经上讲,释迦牟尼说法时声音洪亮,犹如大海螺之声响彻四方,使闻声者可以驱魔,灭诸罪障。渔家的日常就这么与佛家贴合在一起,算不算一种佛缘呢?

-晒鱼鲞

渔家的风情里,少不了鱼的一笔。家家户户,房前屋后,常常晒着各种各样的鱼。海鲜不易久存,但大海的馈赠可不能白白浪费。于是,渔民们便将鱼从腹部对半剖开,挖去内脏,剩下一具带肉的骨架,撒上盐水或香料,铺到竹网架上晒。

竹网架当地人称之为“竹帘”。“竹帘”的放置要有一定的倾斜度,以利于滴水、朝阳、迎风。于是,竹帘常常一头放在地上,一头架在竹架或板凳上。一排又一排的竹帘晒着金黄的鱼鲞,蔚为壮观,成为渔村一道亮丽的风景。

在弥漫着渔家特有咸腥味的温暖海风中穿行,渔家风情让人沉醉。渔村那凡俗烟火却又云卷云舒的生活,散发着岁月深处的诗情画意,定格成一幅幅图画,美美地,留在了记忆里。